姚前:不拘泥于区块链技术 实现受央行控制且可扩展的数字货币



  • 在近日举行的国际电联(ITU)第一次法定数字货币(DFC)焦点组工作会议上,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和副所长狄刚分别发表演讲

    姚前以四个维度描述DFC的内涵,“首先在价值上是信用货币,技术上看应该是加密货币,实现上看是算法货币,应用场景上则是智能货币。”
    狄刚的比喻主要是指DCF的智能化优势:“传统货币本身是傻的,不带脑子;将来DFC如果带‘脑子’,一旦碰到诈骗,钱有可能还能追回来。”

    网联阶段性收编支付宝、微信支付
    “马云早年声称 国家想要支付宝,我敢不给吗?”一语成谶

    昨天(10月15日)是央行要求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完成接入网联平台和业务迁移相关准备工作的时限。自此,包括财付通、支付宝等支付机构将改变过去直联银行的模式,向网联切量,直至2018年完成所有交易都迁移至网联平台。

    “个人以为私人支付工具的发展及其日益垄断的局面,一定会倒逼央行的思考与行动。”

    前各国央行就DFC的探索主要还是在提高支付效率上下工夫,中国因为有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方面已经走在了前列。姚前则认为,优化现阶段的电子支付工具,再逐步探索法定数字货币品质的进一步提升,应该是比较稳妥的路径选择。

    在当下这个阶段,“我们的挑战似乎不是效率有问题,而是需要兼顾效率与安全,既提倡创新也注重风险防范,在弥补零售端数字法币缺失的同时,做好私人支付工具的监管。”

    点评(显然,民间平台是中心化商业巨头,有效率,无公平的垄断状况,央行智囊是担心的,但是目前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和办法,把权力收归回来。不信任政府,信任民间巨头会更糟,商业公司在利润面前更没有道德。)

    隐私保护与政府信赖度
    DFC体系下隐私是相对更受保护的。”狄刚说,“当然犯法的话是另外一回事。”这事实上是保护老百姓的,比如受到诈骗,数字货币可以追踪,诈骗者没法将骗来的钱乱花;司法机构还可以裁定将其收回。

    在监管方面,会利用DFC“前台自愿、后台实名”的特性,通过安全与隐私保护技术来管理相关数据使用权限,同时确保大数据分析等监管科技有用武之地。

    就美国等一些国家长期存在的对官方、政府行为的怀疑态度,狄刚回应称,人们愿意把钱存到银行,表明他们大体相信银行及其背后以存款保险机制等形式存在的政府担保。银行还属于企业,国家信用理应高于银行信用。DFC形式存在的货币,理应比银行存款的信用度更高。

    印度央行前行长拉詹表示,印度最高法院8月底做出“个人隐私属于一项基本权利”的裁定,这意味着类似发行DFC等努力必须植入相应的保障机制,保证即使是央行或政府部门也不能随意获取使用者的隐秘信息。

    国家信用显然最高。

    (点评:比特币死忠可能认为,去人格化的算法的信用最高,毕竟算法是死的,信用是活的。不变的才是终极信用。而 比特币目前基本全程匿名,所以,任何人都不能实名。保证了绝对不受政府控制,也变成法外之地。或者说比特币给予了完全的自由)

    滥发钞票 财政赤字货币化,央行认为可以抑制
    在数字、电子体系下,中央银行是否容易滥发钞?这是目前外界的另一大担忧。

    姚前在演讲中称,批评者认为国家有财政货币赤字化的冲动,由其垄断货币发行权容易导致通货膨胀,因此他们宣扬自由市场的力量,建议废除国家货币发行垄断权,实行货币自由发行和竞争。

    对此,可以通过提高央行独立性来解决。他说,目前在政府治理机制比较完善的国家,财政赤字货币化行为已得到很好的抑制。

    此外中央银行制定货币政策规则时通常会设定2%的目标通胀水平,也经常被解读为通胀倾向。姚前认为,对此可通过引入DFC来降低货币政策规则上设定2%目标通胀水平的必要性,因为DFC环境下有效负利率政策将成为可能,中央银行可能不再需要设定通货膨胀率缓冲,目标通货膨胀率理论上可降至0。“从这个角度看,DFC或有助于改进法定货币的价值稳定。”

    法定数字货币具有信用创造功能,本质上是发行主体信用的证券化,货币创造过程就是一种信用创造过程,因此DFC对经济有实质作用,尤其是金融危机时期,央行的信用货币创造功能很关键。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主动创设多种流动性支持工具,将援助对象由传统商业银行扩展到非银行金融机构、金融市场和企业,迅速阻止了危机的进一步传染和恶化,被认为是美国经济此后能够快速复苏的关键金融因素。

    老百姓对于手上的货币最关心的就是两条,一是不能假,二是不能“毛”。姚前说。前者是对于技术的要求,后者是对于货币背后价值支撑的要求。
    在姚前看来,英国RSCoin的设计理念值得参考,该系统站在中央银行视角,不拘泥于区块链技术,力图实现一种受中央银行控制的、可扩展的加密数字货币。

    (点评:比特币死忠可能认为,信用创造、受央行控制,拯救金融危机,本身就是金融问题来源,货币应该是纯工具性的,不是功能性的。而政府的通货膨胀冲动与收税冲动,是永不磨灭的。 )

    总评,无政府主义数字货币的自由可能是混乱、法外之地,而政府监管下的数字货币,更加重了big brother的担忧。掌握国家权力的人,可能会滥用隐私、货币控制的权力,美国的棱镜门就是前车之鉴。未来的政府不仅知道你是谁,而且可以随时冻结全部财产。政府将拥有你全部的权利和自由,极权利维坦一不小心就将诞生。

    (原文标题:《央行官员:比特币不是未来,法定数字货币才是正统》)
    转自:http://www.jinse.com/news/bitcoin/82486.html



  • 只想说,现在制度下,但凡是政府主导出来的东西,都够呛!



  • 看看到时候央行数字货币有多智能!!!


Log 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Asch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