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最后一天:央妈,2021年见!



  • 写在最后一天:央妈,2021年见!
    原创 2017-10-31 熊猫金融 文化与进化研究

    点击上方“文化与进化研究“阅读全部

    今天是2017年10月31日,是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关闭事件的最后一天,以比特币中国为代表的一众国内比特币交易网站进入了留守的最后时刻。

    央妈“从善如流”地按照了本院《央妈应对网络黄金再放大招!》的设计,强力扫荡国内比特币产业生态,9、10月份的币界发展,亦如本院文预估一般,各方皆大喜欢:央妈撇清了监管责任、币民和玩家作阶段性获利了结、比特币市场从始摆脱了中国央妈跨界“查户口”的骚扰。比特币至今天为止,比特币汇价由央妈犁庭扫穴时的RMB22000,劲升至RMB40000元(USD6300元),国内币界各出奇谋,或扬帆出海、或P2P隐入人群当中,继续探索数字货币投资的新路径。

    好一片普天同庆的和谐局面!

    但是,事情就完了吗?没完,央妈从此背负的精神枷锁、历史罪责才刚座实,现实的煎熬才刚开始……

    一、十字架上的央妈

    《央妈应对网络黄金再放大招!》只顾着给央妈出放大招的主意,但牵连效应未来得及写,这里就续写一番。

    央妈放出大招的同时,实际上往自己身上扎上了五根钉:

    1)不论比特币是“类似邮票的收藏品”(周小川行长语),还是属于数字资产(国际主流命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三章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定货币是人民币。以人民币支付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一切公共的和私人的债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拒收”,那么,在没有宣布比特币为违禁品前,禁止比特币的买家和卖家用人民币来交易比特币--即切断交易网站充值和提现的支付渠道,央妈已经违法,且恰恰就是违反了央妈主编、给央妈自己量身订造的《人民银行法》。在“依法治国”作为本朝的大政方针时,央妈公然知法犯法、作枷自负,对社会起了罔顾法律尊严和人民权利的极坏示范。
    币界现在都是乖小孩,如果日后成长为一个“狠角色”,拿起法律武器、行政诉讼,虽不足以扳倒央妈,但这样的舆论事件把信息充份传达出来的话,足以让央妈丢丑、影响个别主办官员的仕途--官场内斗时会成为“莫须有”的暗箭。

    2)比特币从2009年萌芽,到2013年广泛进入公众视野,再到2017年被国际金融界认可为“数字资产”,比特币在2017年进入了最后的爬坡期,各国玩家、技术联盟磨拳擦掌要排座次、分红利,瞄准了互联网金融中最大的蛋糕,都觊觎互联网金融业的王者宝座。而同时期,2013年11月,央妈指责比特币为“郁金香泡沫”;2015年初高调宣称要发行“人民币数字货币”--国家队想出场替代比特币;2017年09月又至12月,正逢比特币各方联盟暗战正酣--区块链“分叉”、技术标准分裂之时,央妈放出大招扫荡国内币界,造成中国人因此脱节于比特币的世界发展大潮。
    比特币产业,中国人介入比较早(约2011年就有国人参与),与外国几乎同时起步,至2016年,中国币界占国际市场份额超2/3,技术标准发言权甚重,但央妈如此打压,把主导权拱手让与外国人,到哪天比特币在国外发展成熟、外国人占有大部份技术和产业制高点后,央妈就会转而高呼“要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经验”!央妈这回切切实实地当上“伪军”,这种行为,与当年国民政府围剿抗日的新四军没有什么不同。央妈现在对上瞒、对下骗,极力抹黑比特币,但随中国社会上下对比特币的认识逐渐全面、清晰,央妈身上这个道德污点,越往后则越明显、放大。

    3)央妈代表中国参与国际金融活动,亦无法绕过“数字资产”这道坎,比特币作为国际通行的数字资产投资标的之一,必然在国际金融活动中占一席之地。央妈日后在与国际同行交流当中,比特币将成为一个尴尬的话题禁忌。作为国际化比较早、比较全面的国内部门,央妈官员将如何面对国际上比特币投资、支付等舆论场合、技术标准研讨场合?
    在上世纪70年代,中国国内全面狠批、禁止美钞等“资本主义毒素”,但从国际上进口急需刚性产品时又不得不使用美元--银行内部培训时称为“硬通货”,至改革开放初期,又“尤抱琵琶半遮脸”地通过发行“外汇兑换券”,放行了美元进入中国,再后来就扯下遮丑布,大张旗鼓地“吸引外资”,就差没直接喊持有美元的外商“爹”了,到朱相执掌金融时,才放下“尊严”,让人民币向美元一步贬值到位。这种前倨后恭的事,央妈是否要厚着脸面再做一次?

    4)央妈本次扫荡,对于2014年之前就持币的玩家没有多大影响,一来他们从几十、几百、几千元的时点介入,到央妈扫荡前的2-3万汇价,放出小部份盈利,已经足够与央妈打持久战、打国际游击战。他们手中到底存了多少币、用何方法在境内外穿梭往来,着实是一个“技术空间”的问题,绝非央妈行政指令可以管辖的范围。央妈其实深知对这批人没有办法,只能“礼送出境”,中国40年来无数万亿资产流失海外,央妈亦是推波助澜者,不差这批比特币玩家。
    还有一些比特币炒家,先不说那些盲目跟风的人,只说正常从汇率升降中求取价差的人,央妈扫荡,强逼着这些人在20000-24000元间放手比特币,但一个月不到,国际市场上就升到40000元,中间40-50%的升值损失,在他们看来,不明摆着就是央妈与境外联手坑国内人吗?“断人财路,如杀父母”,如果诅咒能杀人,那么,央妈相关官员的气场相信已经被毒舌所涂炭。
    特别是,关闭交易网站至今,一切依序进行,并无央妈强烈暗示的“金融事件”发生。相对照地,那些曾被央妈或其他政府部门“加持”的交易所--如著名的泛亚贵金属交易所事件,关闭时一地鸡毛,至今不息的上访、讨债人群。民间比特币交易所之优秀,而“国家队”或其背书的交易所之不堪,清晰、对照着曝露在世人眼前。

    5)央妈内部的外管局、洗钱局,在本次事件中太过高调,说什么“堵塞资本外流”、“堵塞洗钱渠道”等等。一来,有权力背景的商人进行大规模虚假的海外投资,才是资金外流的主渠道,而外管局操作人民币汇价不当,才是最大的外储流失原因。美元现钞充当全球洗钱、贩卖违禁品等的中介,已经有上百年历史。现在拿比特币说事、拉扯上这些罪名,只因比特币不如官商、不如美元那样“有爹”,比较好欺负罢了。二来,比特币纯虚拟、数字化特征,导致它必然管不住,比管美钞、钻石、黄金等还困难,外管局、洗钱局主动挑头拿比特币来管,比特币继续任意地穿梭往来,两局官员不是自找麻烦吗。日后不排除内部人以此也找两局官员说事,那是吃不了、兜着走,何苦呢。
    不论如何,即使找借口说事,也请洗钱局和外管局的大虾们要长点志气,别要说些低级的话,比如,说比特币没有找零功能,说比特币2100万颗数量不够,说比特币汇率不稳定,等等。4年前说这样的话,是你们的无知,4年后再说类似的话,就是你们的无耻。

    此处摆出了法律风险、道德风险、国计民生、人品操守等,此时的央妈肯定是听不进去,他们还在为他们于本国境内能为所欲为,自鸣得意呢。力行“依法治国”的法家人物商鞅曾哀叹:“法之不行,自上犯之”。央妈的言行模式,根本原因在央妈没有公仆意识,仍以一个封建领主自居。

    钉上十字架直面煎熬,通常形容信徒对理想信念的坚贞。而央妈不是信徒,而是一个封建领主,钉上几根钉,只为了守山头、守领地的利益而煎熬。

    二、不止是央妈
    央妈守着金融山头,手下一些大小头目--国有四大银行、各家金融机构等,“我的地盘我作主”,盘剥山下村民,吃香喝辣,容不得别的“黄金”、“货币”前来搞局。比特币非驴非马、没爹没娘,竟在金融领域日渐长大,央妈又对其无法下嘴,只能封杀了。

    比特币是本院观察科技发展、社会进步一个很完整的案例,正如上面所说的,对待比特币的发展,央妈采取了一如既往的做法:萌芽时轻视(如2013年时央妈说它是“郁金香泡沫”),爬坡时堵路(派“国家队”出面把路给挤了,如2015年央妈宣称要发行“人民币数字货币”),登顶时作梗(如2017年的关闭交易网站)。直到外国人发展成熟了,把各个制高点全占了,才回头去“积极引进”--央妈在鼓捣那个至今无踪无影的“人民币数字货币”时,早已埋下伏笔,与国外金融机构合作,而把近在眼前的一众已经占有比特币重要份额和开发经验的国内币企视如无物,典型的“宁予友邦,不予家奴”的思想在作怪。

    不止是央妈,本朝各个部委,几乎都持同一思想。中国产业、科技、金融长期落后,对外国人亦步亦趋,落后、引进、模仿、再落后、再引进,就是这个思想原因所导致。一千年前的旧思想,带进了一千年后的新时代,每个部委把自己的职责范围,当成一个山头、一片领地,当成了谋利的摇钱树。寨主、封建领主们,对任何新生事物,必视作威胁,当发展到无可抗拒时,亦宁愿与“友邦”合作,这样比较可控,且防止“家奴”座大。

    本应是社会衡器的政府部门,却演变成了一个利益主体,那么,“市场是资源配置的决定因素”就只能是一则传说,创新创业就只能是一个大坑。“政府就是在做生意”,本院走访过很多部委和地方政府,官员都堂而皇之地直白说出来,可以说是40年来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误读,社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但不是以官员/部门/政府为中心来进行经济建设。

    三、2021年的央妈
    可能与其内在设计有关,比特币的发展,大概以4年为一个周期,起起落落。2013年底、2014年初,本院曾做过两个预言:一是比特币的合理比价,大概1枚比特币对应1公斤黄金;二是2017年很重要。第一点正一步步实现,而第二点已经实现。本院不知道在2014-2015年间放弃了比特币的朋友是如何地懊恼,但知道持币到2017年的朋友是如何地春风满面,即使在央妈扫荡的日子里。

    2017年即将过去,本院展望到另一个4年结束时--2021年,央妈又会以如何态度去面对比特呢?

    本院不妨给央妈参谋一下,看中不中。一是建立国家数字货币交易中心,象银联、网联,都是外围发展起来后,由央妈来收编。比特币的情况更为复杂,可以仿照网联的做法,参点“金股”、分半匙羹就可以了,仍应以业界民企为主营者。象银联那种“堵路”、独利、部门摇身生出个“私生子”企业--利益主体,就很恶心了,违背了政府部门应秉持的公义。网联就比银联要有所进步,包容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两大既有民企。二是,如果能放下面子,做点实事,可发行比特币的法定代币,也可为当年“人民币数字货币”的一时冲动圆个场。最不际的,可以把比特币纳入“一蓝子货币”的联系汇率计算权重当中,这样攻守两宜。

    四、给全社会的提示
    通过比特币这个新鲜的案例,本院希望给社会大众分享几点心得。
    1)“一穷二白”、技术落后、制度僵化都仅仅是病征而非病灶,中国问题的根本在思想文化的走偏、落后。包括央妈等官员在内的旧思想抱持者、作恶者,本身亦是旧思想文化的受害者。央妈们每每打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望”,冥冥中有否报应不可知,但每到敏感时点,他们就战战兢兢,说明他们自己也清楚那套东西骗不了多久,很怕“急风骤雨”什么时候就临头。
    2)改变旧思想、旧文化,不能依靠暴力手段。远自陈胜吴广之后的历次“农民起义”,近至1945年后的国内战争和文化大革命,改朝换代有余,而更新文化不足。暴力的使用者,最终都倒向了自己所反对的黑暗面。
    3)生产力进步,是社会进步的标志和动力。生产力就是人驾驭自然的能力,人更高效率地从自然获得物质享受进而精神享受。中国古人在水稻、丝蚕、茶饮、医药等发明创造,一直让自己的生活质量领先于世界。到了大禹治水,更表现出卓越于其他民族的“人定胜天”思想。后来主流思想导偏向“人术”,以“劳心者”盘剥底层民众的利益为能事,“修治齐平”讲的都是对人的驾驭之术,这是中华文明衰落的肇始。
    4)从比特币案例中可以看到,坚持技术进步、坚守自由信念的人,会更易通过自身努力,快速进入社会的精英阶层和富裕群体当中,开辟了新的阶层流动渠道。特别在科技领域、金融领域,创新、创业、创富的人群,是当今中国社会最有活力、最有希望的人群。

    “不对抗、不妥协、不止步、开新天”的智慧和情怀,在比特币人群中表得十分充份。任凭央妈如何肆虐,没人上访、没人砸盘、没人闹事;但也没有走上官商勾结的旧路--这可能是令央妈特别不如意的地方;坚定持币,坚定发展数字空间新金融;通过变换路径、变换应用、变换场景,为自己、为社会开出新天地。

    央妈,2021年再见!希望彼时央妈能成为名符其实的人民公仆。

    原文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ODQxODg2Ng==&mid=2652900500&idx=1&sn=9fbd4f09b44e31dcc865c9a2a0da0f5c&chksm=8497aa49b3e0235f4ab9a44b358e176e7f4c05894cfa0d6e939535374284379629c9a8c37162&mpshare=1&scene=23&srcid=1031Q5z9l38hMPw3UCnwAlsw#rd



  • 比特币触碰的国家的货币权力,不杀他国家的数字货币怎么在全球施展拳脚。



  • 好文,市场一直都喜欢专治各种不服,无论这个不服的是个人,团队,企业,还是国家。



  • @唐政 一起见证奇迹,历史。



  • 只想唱等待,等待韭菜



  • 养马也是没办法。。。他们知道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也会硬着头皮阻止!!!他不控制比特币,怎么发展高铁,祖国建设,钱从哪里来,说白了就是目前少数服从多数,未来可以根据趋势改变。。



  • 未来的事谁知道呢,还是让我们见证未来吧



  • 这个太极端了吧,要相信郭嘉领导人



  • 作者应该注明:::本文纯属个人yy,,,广大投资者心里爽爽即可,,,理论上,,,任何理性国家的统治者都不应该放弃铸币权,,,放眼全球,,,何止巍巍然天朝,,,未来的事,,,谁能预知,,,别谈比特币了好好等着阿希就行,,,这是国产



  • 如果任由比特币与人民币挂钩,国家今年刚出台不久的新的外汇管制不成了摆设??



  • 比特币的安全性、匿名炒作性以及难以监管已经严重违背了现阶段国家的金融政策。如果大量流通严重冲击了传统法币对金融稳定性的调控。比特币的属性更偏向于商品,流通性也很强。如果不懂数字资产管理安全的人,可能会弄丢币,不懂冷储存可能被盗,被盗也只得认栽。


Log 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Asch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