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云象CEO黄步添:区块链未来两到三年不会爆发



  • 区块链在未来两到三年会爆发?黄步添不这么认为。

    与黄步添的初次见面是在杭州市区的一家星巴克,昏暗的灯光下,黄步添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很踏实的创业者,或者说很务实。

    和大多数区块链创业者一样,黄步添与区块链的结缘同样始于比特币,那时候他还在浙江大学读计算机专业研究生,比特币的去中心化以及让群体智慧参与共治的模式深深吸引了他,遂将研发方向转向了区块链,并于2014年10月创办云象区块链,提供企业级区块链技术平台及解决方案服务。公司先后于2016年4月获得临潮资产管理有限公司3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7年5月获得美国中经合集团及多维资本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公司正在洽谈新一轮融资。

    云象目前有40余位成员,80%以上为技术人员,大都来自于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这为云象从事区块链技术研发提供了强大的技术优势。云象的核心产品是区块链服务平台BaaS(Blockchain as a Service),采用拜占庭容错共识算法,TPS性能达到2000左右,可进行快速部署及应用搭建。案例包括与兴业银行合的区块链技术防伪平台、与民生银行合作的基于区块链的国内信用证项目、与浪潮集团合作的区块链健康医疗项目等。

    黄步添希望云象能够推动整个中国区块链的应用生态发展,但是区块链的发展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很多应用只是还在探索,至于一些地方或者机构建立的区块链技术标准,黄步添认为为时尚早。

    以下是本次对话的主要内容:

    巴比特:您是怎么理解区块链技术的?

    黄步添:我在浙大读研究生时就开始接触比特币,比特币最大的创新是能够让群体智慧来参与共治的去中心化模式,传统区块链技术是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的分布式账本,现在已经逐步演变为一种分布式共享账本。传统区块链更多的是每个结点之间的账本都是互相拷贝,但是在分布式账本下,只需在某一个链条或者一个专有的链条互相拷贝,所以我对区块链的一个定义更准确的定义要一种非中心化的、分布式、可信的共享账本。

    巴比特:您认为区块链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黄步添:大家理解区块链,经常说是信任的机器。从公有链层面来说,它摆脱了中间机构的限制,建立了一种点对点的信任范式。从联盟链角度下,它的共识方式更多的是基于拜占庭容错机制,由于它是多中心的,互相之间有制衡,通过建立分布式账本,参与方任何一方要篡改记录的可能性就很小。所以,区块链的核心价值总结起来就是:信任的机器。

    巴比特:云象的区块链BaaS平台可以解决哪些问题?

    黄步添:我们可以解决几个问题,比如部署实施的难度。区块链系统怎么去管理维护?有些区块链服务平台比如IBM做的,它是一种中心化的管理模式,违背了区块链非中心化的管理模式。云象的BaaS平台采用一种非中心化的管理模式。上面的操作,比如一些节点部署、智能合约审核都是通过一种非中心化的投票机制来保证。

    巴比特:云象的BaaS平台优势在哪里?

    黄步添:区块链的特性其实无非是建立了一个分布式可见共享帐本,其实区块链技术其实目前还在早期,它有一定不成熟性,所以说你要真正把技术用于一个应用系统,没有一个强大的研发能力是不行的。云象更多专注于区块链技术本身,把真正的技术实现产品化,只有这样我们未来的应用生态才会建立起来。

    巴比特:BaaS平台目前是用于POC吗?

    黄步添:没有,我们有部分POC,也有一部分是上生产线。

    巴比特:比如?

    黄步添:我们与兴业银行、民生银行这类机构的合作都是在生产线上。

    巴比特:那能介绍一下现在大致的运行情况吗?

    黄步添:主要是一些数字存证、票据、信用证等业务。

    巴比特:BaaS平台性能如何?

    黄步添:我们的平台吞吐量能达到将近2000左右的TPS,因为联盟链的参与方主要是机构,可以提供很好的服务器和带宽,在生产系统上根据实际网络环境,一般可以达到1000TPS。

    巴比特:云象的BaaS平台,对合作客户的业务带来了哪些能够看得见的一些影响?

    黄步添:以前的信用证,厂家或者供应商去兑换要通过线下核实。现在银行之间建立了共享账本,只要出具信用证的票号就可以了。尽管目前来看这还不是强区块链应用,但是它确实解决了银行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像保理业务、供应链金融也是很好的应用场景。

    巴比特:BaaS平台有多少用户数呢?

    黄步添:我们现在企业客户真正在用的有十多家。

    巴比特:能透露下名字吗?

    黄步添:兴业银行、民生银行、浪潮集团。主流的就这几家。其他商家出于保密协议暂时不能公布。

    巴比特:所以目前来看云象的商业模式是怎样的?

    黄步添:云象的定位是全生态的区块链技术服务商,所以说我们更多的是做技术平台,做产品。我们跟商业银行的联盟合作,跟我们的应用的合作方合作。就是说相当于我是卖产品,而不是在外面接项目。做平台的好处就是我可以收大家的钱,做项目不好的一点就是只能接一单收一单的钱。

    巴比特:云象关于区块链的申请专利有30多项,您是怎么看待的?

    黄步添:专利是一种自我保护,因为像国内的很多公司不太去关注专利,未来假如国外的公司通过专利这种方式去用法律手段打击你,会比较麻烦。把idea以专利的形态存在,不管是对我们还是对中国区块链未来在全球发展,也有帮助。

    巴比特:其实这种思路和公链不一样,公链很少有申请专利的说法。

    黄步添:所以说我们所谓的专利,其实面向的都是联盟链。

    巴比特:云象现阶段的发展重心是什么?

    黄步添:我们现在发展的重心是要去推动整个中国区块链的应用生态发展,我们通过联合商业联盟、合作伙伴这两种策略去推动。可能你会觉得我们好像有点不自量力,但是我们目前确实做到了,很多银行还是比较认我们的,另外国内一些大的合作伙伴包括上市公司也在跟我们合作。

    巴比特:除了像云象、布比、趣链这些专门做区块链的创业公司,我们看到像BAT这些巨头他们自己也在做区块链,创业公司的机会在哪里?

    黄步添:无论哪个领域,大公司不一定速度比你快,为什么呢?有些大公司他很多是要通过绩效考核或者业绩考核来驱动的一个项目,这个市场如果还不足够大,他可能不一定轻易进入。其实整个区块链的应用生态的只有我们这拨经历过的创业者,才知道它的应用模式怎样的。大公司如果进入了,其实很多事情也摸不到头绪,除非他们倾全力投入很大的资源。像BAT这些互联网巨头更多的还是在专注于业务本身,如果这个市场成熟了,或者这类公司形态发到一定规模,他们会入股或者收购这类公司。

    巴比特:您是否担心未来有一天云象被大公司收购?

    黄步添:被收购也是好事情,主要看什么方式。

    巴比特:您觉得杭州本地的区块链产业在全国处于怎样的地位?

    黄步添:我觉得杭州的公司更扎实,他们更多是技术推动型,无论是做底层、社区还是做媒体,在国内还算是相对比较领先的。比如一些银行机构招标,基本上杭州的区块链公司都出现了。不过,杭州在社区这一块还是相对薄弱一点,不如上海活跃。杭州政府相对比较开放,明年预计会陆续出台一些区块链扶持政策。民营资本相对活跃,另外还有一些像浙大、阿里这种体系来支撑,杭州几家区块链公司基本上都是浙大背景的。

    巴比特:您此前在一场公开会议中表示看好区块链在共享计算的应用,为什么?

    黄步添:共享计算可以很好发挥区块链的价值网络的激励体系,属于共享经济的一种形态,目前已经有些项目尝试引入区块链做共享带宽和内容分发。云象正在考虑推进社区建设,更好发挥区块链激励体系。

    巴比特:目前联盟链在发展过程中存在哪些瓶颈?

    黄步添:目前联盟链还存在很多技术瓶颈,如TPS,隐私以及扩展性等;另外适合联盟链的应用场景还很难突破现有组织架构的利益格局。

    巴比特:如何看待公链在企业级商用落地会比较难?

    黄步添:主要是由于企业应用有一定的准入机制,不过相信未来公链结合跨链技术,有希望在一些商业场景取得突破。

    巴比特:如何看待一些机构建立的区块链技术标准?

    黄步添:目前区块链应用形态还不成熟,应用形态还不够多。现在很多的机构或者单位说要做标准,其实都是不切实际的,至少目前阶段是不切实际的,这需要有一个长期的过程。

    巴比特:当前我国区块链处于哪个阶段,能够称得上产业吗?

    黄步添:现在只能是技术,如果要形成产业,我觉得还是要等两到三年之后。现在只能说是在多方的尝试、创新这个阶段。从投资角度来说,其实无论你投区块链哪种形态的公司,未来我觉得这种投资的收益都非常大,就像互联网早期一样里面充斥着泡沫,但你看从互联网泡沫里面存活的哪些公司在今年成长有多快。

    巴比特:未来两到三年区块链迎来爆发,您同意这个观点吗?

    黄步添:不同意。其实我觉得还是要从务实的角度,因为一种技术的应用形态的发展是有一个周期的,不能一蹴而就。就像从POC验证、到技术方案的实施、到部署上线,这是一个很长的周期,没有一年多运行周期,不太可能上线一个系统。所以说目前只是在铺垫。



  • 看如何定义和理解爆发这个词的意义了?



  • 呵呵,两三年不爆发,我们怎么办?喝西北风


Log 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Asch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