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论里的九个模型



  • 《策略思维》十个博弈论模型。

    第十个太没意思,就不拿上来了。

    这些模型框架囊括了大量的实际生活,如果能活学活用,能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明智。

    (一)妙手传说

    假设你我进行篮球对垒,我左手百发百中,右手也百发百中。

    不过一旦某只手被盯上就不会得分了。

    我一般都用右手打球投篮,但一旦抓住机会就会切换到左手,然后得分。

    你要是一直盯着我左手,那我右手就无人看管;要是你以为我要用右手投篮,我很可能会迅速切换到左手,然后得分。

    你的精力是并不是无限大,也就是说如果你打算两边都防,就代表你哪边都防不住——你如何对我进行防守。

    最终的策略是让对方用某之手投篮,而自己防的就是那只手。

    拿左手举个例子吧:

    第一,我通过各种演技和信号让你得出结论——右手已经被我防死,你只能用用左手——而我防的就是左手,我防右手只是一种假象。
    (之后延伸出来的新一轮博弈就是你能不能识别并且利用我在假装这件事,而会不会预料到你已经识破并且会利用我的假装)

    第二,我诱惑你用左手。我一直对你进行干扰,之后对你的左手卖一个破绽,于是你左手出动,然后我截杀。
    (之后延伸出来的博弈就是你有没有识破我的破绽是假的并加以利用,而我会不会预料到你已经将我识破并加以利用)

    (二)领先还是不领先。

    假设我俩参加一个压大小的骰子游戏——拿着相同的筹码在赌场里玩一晚上(这些筹码即使狂输也输不光),看第二天谁钱多。

    对于我们两个人来说,一旦某人领先了,那么领先者最好的策略就是另外一个人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于是他的相对优势就会一直保持——直到第二天清算。

    但博弈人数在两个人以上时领先者就不能采用这种策略了。这时候反而是落在后面的人可以占据主动——就是要和前面的人(或者前面大多数的人)不一样。

    不过这种模型的背景稍加改变,三个人以上照样可以用,比如商业里排名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的有效创新第一都可以模仿,因为可以出手的次数和体育比赛不一样,不是一次。

    而在后面的企业想要成为第一,唯一的方法就是让自己的创新别人无法模仿——反正藏是藏不住的,只能是让别人学不会。

    (三)囚徒困境

    假设你现在和一个人陌生人一起被抓捕,罪名是抢劫银行。(罪名莫须有,而且你无法上诉)

    你们被分开审讯。

    警察的政策很简单:

    两个人都沉默,证据不足,都判一年。
    一人揭发,另外一人沉默,揭发者立即释放,而被指证者判十年。
    两个人互相揭发,都判三年。

    三种方案,你和另外一个人无法沟通,你如何选择。

    这种双方有利益冲突又有利益关联的游戏,最好的方法当然是都沉默,然后换取最低刑期。

    但这个方案一旦确定,其中一人就一定会动心思想着通过指证对方获得立即释放。

    所以最终的结果是双方都揭发。

    这个模型在生活中过于常见,基本模型就是双方有利益矛盾又有利益交叉,但而个体出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考虑,最后导致全部的参与者都输。

    这里导致双输的原因是恐惧与猜忌——万一对方指证我怎么办。

    于是消除猜忌与恐惧就行了,要建立信任。

    破解双输的局面有两种方法:

    第一、找一个强大的可信第三方来做保证并调和矛盾,达到最优。
    第二、不再是单次博弈,而是多次。

    结论:博弈论中的结果都是条件确定后推演出来的,一旦改变某个背景条件,均衡就会被打破。

    (四)坚持还是不坚持

    你和人对方进行谈判,对方就某一关键条件就是不肯妥协,油盐不进,你怎么办。

    对方不可能出局。

    最终只能是你妥协或者放弃谈——如果你必须铜鼓谈判来完成一盘大旗的话。

    于是让对方妥协只有一种方法——通过场外。

    绑架他家人或者威胁他的生命——总而言之,让对方在不妥协的选择中付出更大的代价。

    还有不是方法的方法——还记得第三部分的结论吗——把这个人从谈判桌上撤下去,换一个人。

    (五)从一开始就拒绝

    假设国会立了一个法案,这个法案会涉及到很多团体的利益。

    团体A会对议员一个个游说过去——没有议员能够坚持住,最终议员同意在法案上对他们松一下。

    团队B会对议员一个个游说过去——没有议员能够坚持住,最终议员同意在法案上对他们松一下。

    团队C会对议员一个个游说过去——没有议员能够坚持住,最终议员同意在法案上对他们松一下。

    最终所有的团队都被松了一下,法案作废。

    在短期来看,确实某些行为是可行的,但从长期来看,这些短期可行的行为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尽可能地对每件事做长期规划,然后对短期可行但长期来看的危害事件从一开始就拒绝。

    (六)不要打赌

    如果一个过来和你打赌,那你一定不要答应——只要他不是傻子,他来找你打赌一定是带有必胜的把握的。

    你要做的就是从他必胜的把握中(他选什么)推演出什么信息,然后得知真相。

    (七)半途谈判

    在谈判中,事情做到一半且不可收场的人往往占有谈判的劣势。

    在《教父》中,几个锅炉工去教父家修锅炉,然后在拆掉之后漫天要价——这是他们的策略。

    (八)少数控制多数

    如果用一小部分人控制一大部分人——比如政权的做法。

    满足两个条件:

    1.自己有特权做出选择,选择一部分不听话的人惩罚,同时给听话的人甜头。每个人都不希望成为倒霉的少数,所以锁着配合。

    2.那些大部分的人不能团结在一起——比如中国古代的皇权一直在做的事情就瓦解大家庭;而现在的部门领导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分化下属,不能让他们过于团结。

    (九)高成本离开

    一个坑如果离开的成本太高,那就有人会对这件事做文章。

    有些软件在让用户永久之后就开始出一些不公的条款——因为用户在这里绑定了大量的东西并且习惯了这软件的使用逻辑,于是离开就成了一件成本很高的事情。

    一个工作、一段婚姻都是这样,脱离的成本是很高的——所以一旦入坑,再发现不对劲,那就晚了。

    而对于坑的制造者而言,他们知道这个逻辑,所以会在初次使用的时候开出各种优惠——还记得当初特别便宜的滴滴吗?



  • @molysama 没有全部看,看了部分经典片段



  • @niaomu 你当年没看那个公开审理么



  • @molysama said in 博弈论里的九个模型:

    王欣

    王出来后要是能再塑巅峰,那就完美人生了。



  • @molysama 愿听高论。



  • 王欣:囚徒困境?看我们把原告打成筛子


Log 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Asch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