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革命:管理者角色的终结,管理任务长存



  • ConsenSys是按照一个由所有的雇员(“成员”)开发、改进、投票后最终采用的计划进行运作的。与层级化架构不同的是,约瑟夫·卢宾将ConsenSys的这种架构定义为一个“枢纽”,而其中的每一个项目就像是一个“车轮上的辐条”一样,主要的贡献者会拥有其中的权益。
    在大多数的情况下,ConsenSys的成员可以选择工作的任务,并没有自上而下的任务。
    约瑟夫·卢宾说道,“我们尽可能地进行资源的共享,这包括软件部件的共享。我们组建小而敏捷的团队,但它们之间是有协作的。我们有不少实时的、开放的和丰富的沟通交流。”

    成员们选择在2-5个项目中工作。当其中一个人看到某项工作需要完成,他或她就会投入进去,根据他们的适合担任的角色或多或少地驱动其往一个有价值的方向发展。“我们经常讨论各种事情,所以人们对很多可能会被推动向前的事情都有一定了解,”他说。不过这些事情经常在变化。“敏捷意味着你需要动态调整你的优先级。

    ”约瑟夫·卢宾并不是老板。他在运营中的主要角色是顾问。“在很多情况下,人们请教我或其他人有关选择工作方向的事情。”他说。在Slack 3 及Github 4 这样的协作平台上,他暗示他们可能选择的方向包括“建造我们希望实现的服务和平台(甚至包括一些我们目前还不了解的)”。

    成员的所有权明确地对这种行为做出激励。每一个人会直接或间接地拥有每一个项目的一部分:以太坊平台发行的代币,成员可以将其交换成以太币并转换到任何其他货币。“我们的目标是在自主性和相互依存之间达到一个良好的平衡”,约瑟夫·卢宾说道。“我们将自己视为紧密协作的企业家角色的集体。

    在某个阶段,可能需要表明真的需要完成某个事情了,如果没有人挺身而出揽下这个工作,那么就要为了这个角色先招聘一些人,或鼓励内部的人员去负责这件事”,约瑟夫·卢宾说道。
    不过,总体来说,“每一个人都是能够自我管理的成年人。我刚才有提到我们经常沟通吗?然后我们就做出自己的决定”。

    这里面最适合的标语是:敏捷、开放和共识:先识别出需要完成的工作,在热切并有能力完成该任务的人群中分发工作量,并就他们的角色、责任、补偿等问题达成共识,然后将这些权利归纳成“明确的、细节的、清晰的、自我执行的协议,可以作为我们关系中所有的商业角度相关事项的黏合剂”,他说道。一些协议是根据绩效进行支付的,而其他的一些会用以太币的方式分配在年薪中,而其他的一些更像是带有与项目相关赏金的“寻求参与”,这些赏金会取决于项目完成的程度,如书写一行代码。如果代码通过了测试,则该赏金就会自动被释放。
    “所有的事情都能在台面上进行,而且是足够透明的。激励机制是明确的、可细分的”,他说道,“这让我们更自由地进行沟通,拥有创新意识,并根据这些预期适应情况的变化。

    ”我们可否造一个新词,区块链公司(blockcom),即一个在区块链技术上建造和运行的公司?
    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即在以太坊平台上运行实现更多的像ConsenSys这样的公司,范围包括治理、日常运营、项目管理、软件开发和测试、雇佣和外包、补偿和资助。
    区块链同时也支持声誉系统,成员可以为每一个人作为协作者的表现评分,这样就能实现社区中的信任联盟。
    约瑟夫·卢宾说道,“永久存在的数字身份、人格及声誉系统会让我们更诚实,彼此之间行有更良好的行为”。

    这些能力都让一个公司的边界变得模煳了。这其中并没有成立公司的默认选项。ConsenSys生态系统的成员们可以通过就战略、架构、资本、表现和治理达成共识并创建自己的分支项目。他们可以创建在一个现有市场上进行竞争的公司,或为一个新的市场提供基础设施。当公司发起后,他们可以改变这些设定。



  • @niaomu said in 区块链革命:管理者角色的终结,管理任务长存:

    ConsenSys

    这个关于ConsenSys的故事,并不是与其在基于区块链的产品或服务上的雄心壮志有关,而是关于他们培育自己的公司的努力以及他们按照全体共治的思想在开拓管理科学的重要新领域。

    全体共治是一种协作方式,用自组织的架构取代了传统体系中的定义、分配工作的分层规划过程。“我目前并不想照搬现有的全体共治体系,我感觉它太僵硬了,架构化也很明显。不过,我们正试图将它的很多理念整合到我们的架构和流程中。”约瑟夫·卢宾说道。这些理念包括“采用动态的角色分配,而不是传统的固定职衔;分布式的,而不是委任的权力;透明化的规则,而不是办公室政治;快速的叠架而不是大规模地重构”,这些描述都适用于区块链的工作机制。
    ConsenSys的组织架构、创造价值的方式以及它管理自身的方法不仅与产业公司是不同的,与典型的网络公司也是不一样的。约瑟夫·

    卢宾并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更不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或自由主义者,这与加密货币运动里面的一些人不太一样。不过他确实认为若我们想资本主义继续存活下去,就必须继续做出改进,特别是舍弃那种基于“命令与控制”的层级化结构。他认为这种架构是不适用于这个由网络连通的世界的。他注意到即使在今天,大型的网络将世界连接在一起,让我们的沟通变得更廉价了,但层级化的结构还是存在的。比特币是与此结构相反的,“这是一个由全球人民组成的社会,可以在10分钟(甚至是10秒)内就发生的事实达成共识并做出决定。这显然为实现一个更有自主权的社会提供了机会。”他说道。

    人们的参与程度越高,繁荣的程度也就越高。


Log 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Asch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