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革命:决定公司边界



  • 总的来说,让公司与其供应商、顾问、顾客、外部的同业社区及其他机构分离开来的边界将会越来越难定义了。或许同样重要的是,它们将会不断地改变。即使有了区块链,公司还是会继续存在的,因为在公司内部进行搜索、合约管理、协调和创建信任的机制相比于公开市场来说性价比是更高的(至少对很多事情而言)。
    有一种想法被称为“自由职业国”,即人们可以在公司的边界之外工作,这种想法是一种错觉。创建了区块链研究学院的梅拉妮·斯旺说道,“公司需要什么样的规模才能实现最佳的业务效率?这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人们有时作为个人或在线自由职业者参与工作。”对她而言,将会有新型的“由围绕项目达成合作关系的个人或组织所构成的灵活性极强的商业实体”。她将这种新式的公司形式看成是行会,行会是在工业化以前的时代,由在某个特定的城镇一起工作的商户或店主组成的联合体。

    “我们还是需要有组织承担协调机制。不过这种新型的团队协作模式的具体架构现在还不是很清晰。”

    今天,我们时常听到“公司应该关注他们的核心”的看法。不过,当考虑到区块链技术将会带来交易成本的下降时,什么是公司的核心?在公司的核心总是不停变化的情况下你如何对其进行定义?看来,每一个人对与公司生产力和竞争力最大化相匹配的规模有着不同的定义。我们考察的很多公司对此并没有清晰的看法,似乎是选择了鲍勃·迪伦(Bob Dylan)的方法去决定什么是内部的、什么应该是外部的(“你并不需要一个气象员也能知道风向”)。例如,后勤部门处理流程经常被描述成一种“容易的事”,但其依据并不明显。有一些观点是更严密的。根据加里·哈梅尔和C.K.普拉哈拉德提出的核心能力的观点,公司通过掌握某种能力实现竞争优势。公司所掌握的核心能力对其至关重要,而其他的一些能力可以从外部获取。

    不过,公司或许会掌握一些与其关键任务无关的活动。这些能力还应该保持在公司内吗?战略专家迈克尔·波特对此有一种隐含的看法,即竞争优势来源于活动,特别是来源于互相强化的活动所组成的网络(作为一个整体,这些活动难以被复制)。这其中重要的并非业务的某个环节,而是它们是如何互相联系并在一个独特的活动系统中互相强化。竞争优势来源于由各种活动所组成的系统的整体;系统内的任何个体活动可以被别人模仿,但竞争者们无法实现同样的好处,除非他们有办法复制整个系统。

    其他人认为公司总是应该保留与关键任务相关的功能和能力——为了生存和走向成功,公司必需认清楚这一点。但对电脑公司来说,制造电脑是关键;不过戴尔、惠普和IBM将这些活动的大部分外包给Celestica、Flextronics或Jabil这样的电子产品制造服务公司。对一个汽车生产商来说,车辆的最终组装是关键任务,但宝马和梅赛德斯将这些活动外包给了麦格纳(世界第三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斯坦福商学院教授苏珊·阿西的论点颇有说服力:“可能会有一些关键任务的功能,如大数据的收集和分析工作,这些事情若搬到公司外进行的话风险是比较高的,即使你在这个领域并没有独特的能力”。

    确实,可能会有一些如数据分析这样的事情,其生命力取决于独特的能力,这对在外面寻找合作伙伴可能会带来一些相关的风险。不过,其实可以在战略上利用外部资源去创建内部的能力。

    我们的观点是公司边界定义的起点是了解你的产业、竞争者和有获利型成长空间的机会——并用这些知识作为创建一个商业战略的基础。然后,区块链开创了创建网络和联系的新机会,每一个管理者和知识工作者需要随时考虑这点。公司边界的选择并不是简单地由高管们决定,那些希望为创新和高绩效而掌握最佳能力的人都可以参与进来。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是需要提一下的,就是你不能将你的公司文化外包出去。



  • @niaomu
    合约签约成本

    罗纳德·科斯和他的接班人们声称在公司内签订合约的成本要比在外部的市场上低很多,即:
    一个公司实质上是为创建长期合约而设的媒介,这是因为签订短期合约所需的成本太高了。

    奥利弗·威廉森进一步阐述了这个想法。

    他认为,公司存在的目的是解决冲突(主要是通过在公司内的各个参与方签订合约)。
    在公开市场上,法庭是唯一的纷争处理机制,它的成本很高,耗费时间,而且经常无法得到令人满意的结果。还有,他认为在诸如诈骗、其他非法活动或利益冲突的例子里,根本就不存在市场纷争处理机制。“事实上,内部机构的‘合同法’是具有宽容性的,这一点让公司就成为组织内部的上诉法庭。这也是公司能够行使市场无法达成的命令的原因。” 奥利弗·威廉森将公司看成是一个为契约安排而设的“治理架构”。他认为组织架构对降低管理交易的成本是有意义的,还有“依赖于合约而不是选择,时常会让我们对复杂经济组织的理解变得更深入”。 这在对经济组织的学习过程中是一个经常出现的场景,迈克尔·詹森和威廉·梅克林这两位经济学家将这个问题解释得非常到位。
    他们认为机构实体只是由一堆合约和关系所构成的集合。

    今天,一些博学的区块链思想家们已经认真思考这个观点。
    以太坊的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因认为:
    公司的代理人(如高管)只能在经过如董事会这样的机构批准后才能将公司资产用在特定的用途,而董事会这类机构又要向股东负责。“如果一个公司做了某件事情,那是因为董事会同意这个事情应该做。如果一个公司雇用了员工,那这意味着此雇员同意在特定规则集合下(特别是涉及报酬的事项)为公司的顾客提供服务,”维塔利克·布特因写道。“有限责任公司意味着特定的人群在行事时能够降低对来自政府的法律诉讼的担忧,即一群人行事时享用比个人单独行事时更多的权利,不过他们最终还是人。无论如何,这还是由人和合约构成的。”


Log 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Asch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