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国化进程震荡比特币矿业,行业洗牌大幕开启



  • 去中国化进程震荡比特币矿业,行业洗牌大幕开启

    涉嫌洗钱、脱离实体经济、虚假金融创新……强监管逻辑下,比特币进入去中国化进程。不同于对ICO和交易所法币兑换的叫停,近期对比特币矿业的打击无疑撼动了市场的根基。

    (随着2017年中比特币逐渐开启史上最强牛市,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矿工”行列。图/视觉中国)
    美国西部大淘金时代,淘金客在用生命和有限的资产,对赌高风险的暴富机会,但卖铲子和牛仔裤的商人却赚得盆满体钵。
    过去这半年,比特币世界在重演大淘金时代的故事,一条活跃的产业链在支撑着这个魔幻世界的野心和欲望。
    比特币价格存在泡沫,似乎已是一个无需讨论的问题。但生产环节上,从芯片显卡以及矿机的生产,到其下游“挖矿”的边际价值几何,以及监管逻辑如何,又被推上了市场争议的前台。
    所谓比特币“挖矿”,就是利用电脑硬件,如芯片、显卡等,通过中本聪设定的“工作量证明”机制,计算出比特币的合格随机数,可通俗理解为彩票中奖号码,最终获得比特币奖励的过程。
    相较于比特币二级市场上的造富神话、币价焦虑和绝望,一级市场上挖矿的商业逻辑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是传统的。“只要币价超过电费和固定资产费用等成本,挖矿就有利润。只要回本之后,心态就变成赚了就好。”一位刚进入市场的加密货币矿主告诉《财经》记者。
    随着2017年中比特币逐渐开启史上最强牛市,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矿工”行列。一位矿主于去年7月离开待了十多年的国企,全身心投入“挖矿”产业。“理由很简单,就是收入”。
    去年12月比特币价格飙到2万美元的时候,挖矿的利润空间也达到历史峰值,“那时候一个月回本”,他说。
    但随着币价去年底开始的一路下行,以及中国监管利空不断。一轮行业洗牌大幕已然开启。
    监管加码,逻辑何在
    今年初以来不断加码的国内监管让这个市场变得有些“尴尬”。尽管目前为止,政府没有全面关停的表态,但据此前《财经》报道,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小组1月2日发文,要求各地整治办综合采取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措施,对矿场“引导有序退出”。
    监管还在加码。
    《财经》记者从接近央行人士处得到信息,由央行等17个部门组成的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小组,将进一步通过给地方办施压,收紧国内“挖矿”产业。此外,据上述接近央行的人士消息,央行还设立巡查组,不定期在全国巡查。
    据了解,央行已经摸清,一些“挖矿”企业以“大数据产业”或者“金融科技”的名义在各地合法落地。
    尽管这些矿场的业务模式超出了金融监管当局的监管范围,但核财经首席研究员何楯之告诉《财经》记者,目前实际操作中,更多的是由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领导工作小组牵头,多个政府部门参与的行政干预措施,干预理由可能是偷漏税款、违规用电、消防安全、环保指标等等。
    上述接近央行的人士还表示,监管层对于比特币及相关产业的监管,逻辑的源头主要在于反洗钱。
    据了解,央行主要通过排查银行托管账户中的资金往来,监测是否存在洗钱行为。
    此外,数字货币产业投资将资金从实体经济中抽离以及高耗电量,也是监管层考虑收紧的因素之一。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有关负责人曾在内部将比特币“挖矿”企业定性为与实体经济无关的“伪金融创新”。
    比特币能源消费指数(Bitcoin Energy Consumption Index)本周公布的数据显示,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预计约为45.64太瓦时(万亿瓦时),相当于全球耗电量的0.20%,相当于伊拉克一国的年耗电量。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东告诉《财经》记者,目前来看政府是“一刀切”的态度和风向。
    但杨东也表示,不应该单纯一刀切,应该通过发牌照等严格的准入制度,以及监管科技的手段,将行业规范地监管起来。“但目前的监管技术仍然控制不了资金的流向,所以不得不一刀切。这不是长久之计,应该考虑更有效的监管方式。”他说。
    目前,在法律上虚拟货币矿场仍然属于合法经营的市场主体。在何楯之看来, 大部分挖矿企业就是按照工商规定正常登记的企业,不应该属于金融监管范畴,和电力能源监管也没有关系。他认为, 地方政府或电力企业和矿场签订的合约要得到尊重,要取消合约也应该支付相应的对价。
    “比特币挖矿产业和其他所有法律所未禁止的产业一样,和供电部门之间的供用电关系建立在用电合同的基础上,用电合同属于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合同,不存在行政监管的问题。”何楯之告诉《财经》记者。
    但在市场看来,强监管也并非坏事。多位比特币矿业从业者告诉《财经》记者,中国限制比特币在国内的发展对业内来说其实是利好,并将这种趋势称之为“去中国化”。
    这种观点的逻辑在于,中国政府对比特币产业的一系列打击有利于剥离中国对比特币市场未来的影响力,将比特币的定价权分流出去,流到市场环境更宽松的国家。
    出海、分散、观望
    不同于去年“九月事件”中监管对ICO和交易所法币兑换的叫停,对比特币矿业的强监管令市场根基颤动了。“9月的ICO禁令并没有动到比特币的核心指标,但对矿场的监管,会直接导致比特币成本大幅提升。”一位比特币矿场主告诉《财经》记者。
    据了解,在政策压力和成本压力下,一些矿场已经主动停业。矿场资源日趋紧张,第四大比特币矿池ViaBTC近日宣布,决定12日起调高管理费,从6%提高 50%。
    根据火币旗下区块浏览器数据的匡算,近一个月中国比特币算力全球占比约46.28%。这个数据较鼎盛时期国内算力超过80%的占比几近折半。

    海外转移成为国内大中型矿场的一个选择。
    国内矿场出海面临的信息不对称痛点,催生出新的出海中介产业。最近一两周,一些币圈微信群里时常刷屏为矿场落地国外提供中介服务的合作信息。
    “我们有资源可以帮矿场托管到加拿大的魁北克,同时把被托管的矿场联合在一起,以股份制的形式共同挖矿,集中算力,后期再把股份公司在多伦多上市,成为股东。”一位据称在海外有一手资源的人士说道。
    目前,中亚五国、东欧、东南亚、俄罗斯以及加拿大是我国矿场主要的出海目的国。
    矿场出海的转移成本因个体而不同。一位矿场主告诉《财经》记者,通常来说,出海成本包括时间成本、机器的运输费和损耗费、关税、当地电价的溢价。就东南亚而言,由于当地电厂基本是私人经营,所以电价因个体不同,具体细则需跟每家电厂进行商业谈判。“就我们在东南亚的调研来看,综合成本比国内高60%。”
    挖矿是一场跟时间赛跑的游戏。
    最大的成本还是从拆机器到落地重新开机的时间成本。“迁移的主要麻烦是时间,停工一天的损失大致是总投资的0.6%以上。”上述矿场主告诉《财经》记者。
    一些头部矿场已经开始着手海外布局,此前据彭博社报道,比特大陆(Bitmain)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在接受采访时称,该公司正在新加坡建立地区总部,并在美国和加拿大开展挖矿业务。第三大矿池“莱比特”( BTC.Top)也在跟进。第四大矿池“微比特”(ViaBTC)创始人表示,已在冰岛和美国开始业务。
    但大部分国内矿场还在驻足观望阶段。“在新的明确的规定出来前,不会有大的动作。”一位矿场主表示。
    “真正的大规模转移还没开始,现在是在浪潮之前。”上述矿场主表示。
    规模较小的矿场难以承担出海的高额成本和风险,除退出外,分散化处理矿机成为一种备选方案。“你家放几台,我家放几台总可以吧”。
    据《财经》记者了解,已经有风险规避型的小型矿场主,在寻找从事其他实体产业的场地和电力资源,将矿场布置在其中。
    换币、托管、转型
    随着算力竞争加剧,比特币挖矿难度越来越大,“僧多粥少”的局面让挖矿性价比越来越低。据一位矿场主介绍,目前挖一枚比特币的平均成本已经被推高至4万-5万元人民币。
    转换挖币币种,是另一种路径。相较于年翻10倍的比特币,年翻130倍的以太坊成为性价比更高的选择。
    一位以太币矿场主告诉《财经》记者,挖以太币所用的CPU显卡挖矿机器是通装机器,“可随时根据市场状况调配,迅速切换挖别的币种。”
    此外,监管层面的不确定性风险、不断推高的成本,以及渴望从生产环节分羹的诉求,催生出新的商业模式——矿机托管和算力托管。
    矿机托管即将自有矿机托管给有牌照且稳定运行的矿场,交纳一定的电费和管理费。“现在普遍都涨价了,一般0.6元每度电,高的0.8元。”这个市场的商业模式已经迅速成熟到充分中介化,可以直接从购买矿机的商家那里选择托管,全程不必自行运输矿机。
    算力托管更为直接,甚至不必经手矿机,注册一个账号,承包世界上某个角落的矿场中的部分算力,挖到的币换算成法币,按比例分配给算力承包者。
    相比海外转移和托管的曲线救国,更聪明的实力派选手,选择转型。比如业内的巨无霸比特大陆,已逐渐转型成为AI芯片明星公司。
    2017年11月8日,在北京召开的AI WORLD 2017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CEO詹克团正式发布了比特大陆旗下AI品牌SOPHON,以及自研的全球首款张量加速计算芯片(TPU)——BM1680。正式进军深度学习芯片领域。
    基于AI芯片,比特大陆在行业大数据、专有云以及机器人领域开始布局。去年底,比特大陆收购专注于儿童教育场景的智能机器人公司萝卜科技。据了解,比特大陆的AI芯片去年11月开始预订,目前已经售罄。
    对于矿场的资金来源,起源资本高级投资经理魏铮表示,“比特币矿场在逻辑上属于传统行业,传统风险投资和私募很少涉足。”
    据了解,大部分矿场早期都是通过个人或者合伙投资,现在也有企业加入进来将矿场规模化。此外,一些专门投资区块链的基金也有下注矿场。
    但也有如比特大陆这样的行业内头部公司获得传统风险投资的青睐。据IT桔子数据,比特大陆于2017年9月4日获得红杉资本和IDG资本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股权占比5%,投后估值高达10亿美元。


Log 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Asch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