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链圆桌:跨链没有单一赢家,未开发市场潜力巨大



  • 作者:袁梦

    3月26日,2018全球区块链杭州高峰论坛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G20会馆)盛大开幕。本次峰会由杭州市金融办主办,杭州市萧山区金融办、杭州区块链技术与应用联合会、巴比特承办。

    杭州市金融办主任王越剑、工信部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院长赵波、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院长张一锋、蚂蚁金服区块链技术负责人张辉、巴比特与比原链创始人长铗、复杂美创始人吴思进等多位海内外重量级嘉宾出席,共同探讨区块链前沿技术,剖析行业热点,探寻区块链未来趋势。

    在下午场以“跨越区块,连接世界”为主题的圆桌论坛中,万维链CEO吕旭军, 总裁Dustin Byington;ICON全球业务主管Henry Hyunil Lee;比原链创始人段新星;Kyber Network全球业务发展主管TN Lee;本体创始人李俊;以及AION创始人Matthew Spoke加入了讨论。

    跨链为何如此重要

    吕旭军:很多人都奇怪,刚刚进入区块链,一条链还没有搞明白,你们搞就跨链了,长远来讲跨链为什么重要?下面请各位大概讲一下,跨链到底是什么,为什么重要?

    Dustin Byington:现在区块链行业很像是之前的一个内联网,在内部进行信息互换,现在我们目标是把在世界范围内把价值都结合起来,现在区块链就是一个非常创新的可以分享、传递价值的方式,但是现在区块链之间依然是相互孤立的,我认为把价值来源进行结合对于世界的影响和改变可能比英特网对世界的改变还要大。

    Matthew Spoke:我们可以这样来看,现在区块链所使用的是一个特殊的语言,而这些应用需要用语言来执行逻辑,如果我们使用不同的区块链就意味着从一种语言到另外一种语言,不同语言之间需要一个翻译过程,这样才可以了解另外一个区块链进行怎样交易。如果我可以既了解以太坊的语言,也了解比特币语言,就可以实现两个网络的互通,所以现在打造跨链技术就是这样一个翻译技术,可以使得不同区块链数据的价值以不同的方式进行传递。

    李俊:以我们对跨链的理解以及技术战略性的考虑,跨链不是一个单一协议的问题,而是协议群的问题,跨链就像国家与国家交往,本体当中跨链分成三个层次:一是松耦合的,包括分布式的身份映射和数据交换,还有资产层和实物层,最下面是共识层跨链,现在业界没有特别完整的方案,大家都在探索当中,这一层是最有价值也是难度最高的一层。

    TN Lee:对我们来说,跨链交易是不同区块链之间进行交流、进行沟通最高效的方式,就像代币交换方式,因为我们产业当中有那么多的区块链,所以不同区块链之间如果要沟通需要花很多的精力,在以太坊有一个供应链的追踪体系,另外一个区块链也有另外一个供应链的追踪运用。整条供应链可能跨越不同区块链,所以如果在不同的区块链能够架起桥梁,效率肯定是会大大提高。
    所以,从代币交换的服务角度来看,我们希望跨链技术可以被越来越多的主流区块链所采纳。

    Henry Hyunil Lee:我的同事也说了很多为什么跨链技术这么重要,但是我还想补充一点,从我们角度来看,互操作性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事情,现在有非常多的区块链有不同的价值推断,他们处在不同的行业当中,但是未来5年到10年以后,不同区块链就会加入普通的特点和功能,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区块链可以互相沟通将变得意义重大,我们要做的就是推动这项创新,把这些孤立的区块链联系起来,让不同的价值可以在区块链当中进行共享和传递。

    段新星:我们是做一个资产的互联网,就业务场景而言,跨链意义非常明显:第一,把物理资产和线下资产链接到线上,这种业务就是跨链流程。第二,链与链之间的互联互通互操作,又涉及到跨链,一个层面是物理到虚拟数字方面的跨境电商,另外一个是数字网络和数字网络之间的跨链。如果从技术角度而言,如果认定流动性与互操作性这两者是比较有意义和比较重要的,必须通过跨链来实现,跨链在这里对于增强流动性是非常有意义的。

    跨链协作推动行业发展

    吕旭军:跨链在2014年和2015年的时候做侧链,很多种不同的方案出来,很多年都没有什么进展,大家都觉得要做一个互联网,但是难度还是非常大的,想请各位嘉宾谈论一下自己的项目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的项目?2017年开始有更多的做跨链的项目出来,问一下自己和其他项目有什么不一样,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Matthew Spoke:过去几年所学到的一点现在也越来越被广泛认识到了,就是很难找到一个单一的协议把所有区块链联系起来,现在已经有了侧链的概念,我们在想今后会不会有单一协议,但是这样一个时期已经过去了,不同的区块链、不同的协议存在是有意义的,有一些解决方案可能是解决高频的微型交易,有一些则是专门针对大规模的价值存储解决方案,不管互操作性或者跨链技术如何解决,首先需要有通用性,具有灵活性,需要意识到不同区块链的特点,可能要求同存异,而不是哪一个统一的协议统领所有区块链。在跨链技术当中有没有单一的技术或者是单一标准,还是说有没有一个最佳作品。在这样一个行业当中可以存在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也不是说只有单一的赢家,我们不觉得这是竞争的环境,我们希望通过协作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

    Henry Hyunil Lee:我想分享一下我们在韩国做的一些实践,一开始给企业提供服务的,后来我们非常幸运成立四个不同的联盟链的服务商,比如说一些安保公司的联盟链,还有医疗企业的联盟链,后来我们发现通过跨链可以创造很多机遇,就是刚才我们所说的,如果打造一个保险行业间的跨链网络,其他很多行业也可以接入进来,区块链之间可以进行通讯。对于ICON来说,最重要的是可以打造这样一个标准来应用相互操作性的标准到现有的环境当中,所以我们在这边做说的不仅仅是把公链连接起来,或者代币之间的互换,而是着眼的是更大的一个局面,我们打造这样一个协议并不是仅仅的推动交易的速度,我们也希望能够给企业及行业带来更多新的机遇,这令我们非常兴奋,我们也希望借助其他的合作伙伴达成这个目标。

    Dustin Byington:连接公有、私有的区块链是扩展方案,可能牺牲了一些速度,我也是分享这样一个愿景,我们要混合他们,形成混合区块链,这样能够有更广泛的关于扩展性的讨论。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在公有、私有区块链当中不需要许可或者升级,这样我们扩展性非常强。

    TN Lee:我们是来源于应用层面,我们是其他行业的赋能者,让他们意识到区块链经济的潜力,正是因为我们代币的互换性本身就是这样设计出来的,和其他的网络和区块链融合得不好,一些区块链只是介绍自己的代币进行支付,当我们去整合其他的区块链的时候,我们可以接受不同的代币支付,我们不能允许不同链之间的融合,如果有一些有趣的创新或者是项目,比如说在以太坊上出现了,没有办法将它沟通到其他的区块链上。其他链没有办法享受其他区块链的创新,所以他们必须自己再进行开发,才能够真正的拥有同样的体验,非常低效。从很多程度上来说,不同链之间的互操作性是非常需要的桥梁,这样我们才能够在不同的链之间有更好的互动,能够改善不同的区块链之间的互相的行动。

    李俊:你无法弹性扩展或者单链体系是件很困苦的事情,多链是一个方式,但是如果涉及到实体世界,需求是非常深度化的,要有非常深度的定制或者共识机制和治理模型的需求,有一个链网机制进行中间扩链非常重要,而且不仅仅是单一协议扩链而是一个协议群,本体会是一个协议群,是自己开发的跨链协议,也支持成熟运作或者广泛接受的协议。

    另外一个分布式信任平台和协作平台是更重要的跨链,不应该是跨链,应该是跨域,区块链已经有非常大的影响力,但是仔细来看还是像圈内大家自己的一个世界,和实体世界连接是非常微弱,严格来讲在区块链上进行的交易协作,在实体世界很多时候是得不到支持的,但是实体大部分信任点来自于实体信任当中的法律机制或者是人和人之间的背书,所以跨域打通,实现真正链上业务协作线下也是被认可的,这种跨界是更重要的维度,是大家值得共同研究和探讨的。

    段新星:我们今天提到跨链逻辑非常兴奋,但是我想特别指出的一点是跨链本身也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因为在整个的区块链领域,简化这个理论可以发现,安全和性能之间永远是要做一个匹配,比如说你用中心化的东西可能没有去中心化那么安全,但是可能把性能提升,跨链也是这个道理,跨链提升了性能当中的可扩展性,但是牺牲了整个安全性部分,因为对外提供了接口。假定举一个最原始的跨链例子,比特币公链上本身比较安全、稳固的,但是提供了丰富的跨链协议支持侧链以后,侧链有和比特币1:1代币,假定一部分算力并不能对比特币主链进行攻击,但是可以对侧链攻击,跨链打开这个接口可以和很多链连接起来,但是扩展性和与此的代价是否能够平衡?

    跨链有技术上的实现手段,同时也有业务上的实现手段,我们在探索的时候当然是支持各种类似于环签名、中间链等等跨链机制,但是针对具体商业场景中,实际上未来跨链技术可能是另外一种模式,比如说我们都用过交易所,你仔细想一下,事实上交易所就是最原始的中心化跨链机制,我在交易所可以把一个链上Token导上另外一个Token,只不过我们怎样更好的实现。

    如何构建联盟

    吕旭军:跨链包括怎样把实体资产跨到区块链上。下一个话题,这么多的项目都在台上,每一个项目可能自己做的方法、方式和将来的蓝图都不太一样,今天上午我问工信部赵院长,我们成立一个跨链联盟,是否中国也要成立以后,他说当然需要,要把这个东西用一个组织的方式推动,接下来请各位介绍一下对这个联盟怎么做的看法,对构建联盟提出一些建议。

    Dustin Byington:BIA的创始人认识到,我们都在想解决同一个比较大的系统性的问题,同时我们也有同样一个思维就是希望能够协作,这样我们比较好解决这个问题,可以互相分享资源解决这个问题。目前这个市场阶段还是比较早,我们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互相竞争,我们有不同的客户,专注点也不一样,架构也不太一样,非常独特,而且有如此多的协作机会能够一起齐头并进,来真正的达到互操作的解决方案。

    Matthew Spoke:其实我们看到行业是有竞争者的,但是都是用同样的方式解决不同的问题,我们会觉得为什么和竞争对手合伙,其实我们竞争都是为了让市场变大,把蛋糕最大,而不是多分小小的蛋糕,这个技术对社会非常重要,对于经济很重要,对于行业建立的方式很重要,只不过我们没有挖到潜力的表层而已,我们使用率只有1%,我们要想在这个系统的占据场景,还不如直接把未开发的市场先抓出来,因为现在世界没有太注意到我们这个行业,比特币直接占三四千亿美元,而这个技术是能够改变数十万亿全球经济的,我们现在还是无名小卒,而如果真的想要抓住它的潜力一定要通过协作才能够做到,我们也会和一些有同样思维的人合作。一些行业有一些敌意,竞争性、侵略性更强一些,但是我们这个行业还没有到这一地步,我们这个阶段不要视为互相为竞争对手,我们都有很多需要互相学习的东西,最后都是要做开源,还不如我们自己直接开门见山,互相合作。

    Henry Hyunil Lee:我们最基础的哲学之一就是合作的思维,才让我们能够出来分享资源,去建立这样一种协议,能够为未来的区块链沟通定立基础。让我激动的一点是这个联盟想要做一个协议,我们都想做这样一个协议,而我们这个联盟也达成一致,就是我们行业到底面对什么问题,是以发展为导向的协议或者联盟。我们也有一个技术性的路线图,我们到底在哪些领域合作,并且有哪些里程碑,我们目标也是一致的,2018年我们会目睹非常多的发展出现,尤其围绕联盟,我们也愿意和其他行业内人士聊一聊看看他们为我们联盟贡献什么。

    Dustin Byington:我们共识峰会在5月份会发布一些新消息,希望大家能够加入。

    TN Lee:讲到整个联盟,从应用层面来说真是非常棒的倡议,在座的大部分人都意识到区块链互操作性的重要性,我个人觉得联盟的益处之一是可以分享资源,我们可以做出更好的标准,可以让整个项目加速发展。比如说以太坊有一个货币,有这样一座桥梁,现在有这么多种不同的货币,他们每一个闭门造车做桥梁花费的资源肯定非常大,而且是事倍功半的,所以让不同的产品聚合起来,建起不同的桥梁,根据不同的产品优点和特点建立这种桥梁才是真正合理的方法,这样就能够建立一个比较坚实的基础,再在其上做一些好的项目。作为联盟的一个局外人,如果说我们能够更好的理解三个创始项目到底有怎样的特点,他们怎样从不同的角度解决互操作性的问题,这样是比较好的。还有就是如何参与到项目中,还有怎样进行合作,我们都想去看一看。

    段新星:对于它的工作方向,我觉得可以采用倒推方式看如何做一些跨链联盟以及提供哪些有价值的工作。比如说比特币是基于UTSO的公链,这种底层之间做跨链比较容易。同构链之间相对比较容易,也许我们跨链联盟不仅从跨链出发,也可以更多做一些更基础的工作,去定义一些基本的数据结构、存储结构以及信息和资产结构,为未来更方便、更高效跨链做储备。

    李俊:跨链标准化是非常重要有意义的过程,避免一些项目大家重复做这个事情,但是标准化和制定国际标准不一定,更多是博弈的过程,最终形成标准的还是生态,就是应用范围说话,形成联盟是比较好的途径,更快联合更多的生态在某些领域形成事实标准,希望跨链标准慢慢浮现出更多稳定标准,可以减少大家试错时间,更多形成跨链业务。

    吕旭军:大家都有一个展望,联想到互联网,完全公开的,都可以用,区块链去年开始工信部愿意想做标准化,前几天他们刚刚发布了要做区块链在ISO底下做标准。我们知道区块链的未来在数字经济中,有可能是几万亿的资产逐渐替代现有经济,在这个经济体中制定规则就非常重要,跨链就是其中制定规则的一个。

    接下来请各位嘉宾自由发言,畅想将来在跨链场景中如何应用以及将来的蓝图和自己的展望。

    Matthew Spoke:我谈一谈TCP/IP的标准,我们把区块链和互联网做了很多比较,其实区块链最大的不同就是最终很可能是没有一个单一的标准,没有一个单一的协议,会出现多种平台、多种协议、多种不同的目的。一些标准是为私有数据存储而生的,这取决于区块链目的到底是什么,一些专门用来针对医疗数据存储的,还有一些用于公共治理的,TCP/IP是一个很好的概念,可以帮助人们理解跨链是什么事情,但是未来区块链要连接起来可能需要五个TCP/IP协议形成完整的生态链,这个行业之所以有意思,就是在这个基本的层次上有多种协议,而有一些金融类的协议甚至可以用于非金融类的应用,比如说我们的代币可以用在金融当中,也可以用在医疗方面,这取决于你的技术到底怎样进行开发,可能最终有不同的用途,比如说很多企业想要投入到这个行业当中,但是标准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人采用,要看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应用这些标准,真正的把这些标准落到实处。

    当然,现在也是有越来越多人运用这个标准,我们拭目以待。

    李俊:我们也是工信部的区块链标准参考架构的撰写人,也参与了后面区块链标准的制定和讨论,标准肯定是国家都有自己想要的过程,但是标准可能不是通过一个组织能完全推出来,最终还是市场形成的,个人对区块链未来的标准的设想是技术是第一阶段的竞争,第二阶段就是影响力竞争,影响力竞争就在中美两大市场,你的项目最终能够成功或者能够站的住至少需要在这两个市场有影响力,当有了这个影响力才有标准话语权,这是一个最重要的,是生态和应用优先,然后再沟通参与标准说话。最后将一个小段子,二次大战结束以后美国和英国在讨论世界金融次序的时候,凯恩斯代表英国,他有设计思路,但是没有用,因为美国很强的经济能力,最终标准还是来自于市场。

    Henry Hyunil Lee:我其实从私链角度来看,确实了解区块链带来的益处,但是不同行业、不同企业都有不同的要求,而且现有合规要求也需要遵守,我相信未来在公链方面会有很多创新,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进一步的实现应用的落地,让这些技术可以真正的找到它的用途。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可以只推动出一些标准,如果得到了一些结论的话可以根据这些结论制定标准,但是这所有的想法的分享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最终我们还是需要遵守这些标准,而且需要不同的利益相关方参与进来。我们希望公链和私链之间的鸿沟可以弥合,这两种概念如果一旦汇合的话,区块链将释放更大的潜力。

    Dustin Byington:就像其他讲者说的,我们会把区块链和英特网进行比较,大家不要误解,区块链并不一样,区块链是基于互联网所有的利益,给我们带来所有益处,就像现在的智能机都可以上网,可以用微信,这些都是区块链的一个基础之一。区块链也是给我们提供机会可以让几百万、数千万的人以光速传递信息和价值,所以这就是价值的网络,这种价值网络速度是要比互联网的速度更快,在未来你可能就像是在微信上发短信一样,可以把价值传递到世界上的各个角落。所以,我们在标准方面一定要快速的跟上行业前进的脚步,如果我们可以把信息的交易和价值的交易进行结合的话,我们一定会有1+1>2的协同效应,我们所可以释放的经济价值是巨大的,甚至比英特网给我们世界带来的价值更大。

    段新星:我们的设计思路是比较倾向于链上自身就兼容多种类型的、不同类型的资产在链上进行自由自在的操作和交互操作,对于和其他链之间的跨链互操作的行为我们也是非常开放的态度,希望与其他合作伙伴一块完成和推进这个过程,因为我们专注于资产,但是更倾向于安全,但是同时对于新技术的发展和潜力抱有很大的希望,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把跨链更好的做成。



  • @要你命三千 等吧,阿希我还是很看好的



  • 和阿希有毛关系?



  • 报喜不报忧,有意思吗?



  • @stork 哈哈哈,巨尴尬,没事,不是说青峰在闭关搞跨链



  • @要你命三千 不带阿希一块玩也是过分了



  • 青峰就没说点啥?


Log 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Asch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