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超级节点思考:效率与去中心化的矛盾



  • 半阶注:事实上,阿希社区目前的改制完全是贴合BM的思维逻辑的,但也不得不面对很多V神粉丝的质疑。最终孰优孰劣,只能通过时间和市场来验证。而对于此文我唯一的遗憾是:或许对于文章内容的更有发言权的,应该是国内最早实现DPOS机制,且平台最为成熟的阿希链CEO,而不是量子链CEO。

    正文(原文引自公众号“三点钟共识”)

    EOS自诞生以来长期备受关注,除去BM的光环外,EOS未来每秒百万级的交易速度以及目前排名前十的流通市值,都证明着EOS成为区块链3.0底层架构的可能性。如今距离主网上线还有不到三个月,全球21个主节点之争也随即拉开序幕,可以看到,eos半个月来在大盘的衰弱下走出了独立行情涨幅13%。它与BTC跌幅13%相比,市场无疑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但是,EOS的21个超级节点真能帮助EOS团队达到初衷吗?我们知道,EOS的初衷是为了让开发者不用再为了区块链技术本身操心,而只需要在区块链上开发自己的业务就好了。未来百倍于ETH的运行速度无疑让EOS在性能上完爆以太坊。但如今官方用去中心化的手段搭建了一个相对中心化的eos社群的构架,这是否又违背了区块链诞生之初的“去中心化”原则呢?或者事实真如BM所说,达到21个超级中心节点就已经比比特币更加去中心化了?下面,本文将带着这些疑问为你逐一剖析。文章最后,量子链创始人帅初就这些问题对三点钟财经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何为21个超级节点?

    首先要解释一下何为EOS的21个超级节点。简单点说,EOS优于比特币、以太坊的地方在于实现了高性能的多节点网络,支持大型DAPP,网络计算请求免费等。而21个超级节点的单独出块、逐个验证,未来也将支撑起整个EOS的安全、高效的网络环境。因此也被认为更适合部署企业级应用的公链,从某种程度上看,确实完爆前段时间因“以太猫”就卡爆的网路的ETH。

    网络速度完爆以太坊

    其实从EOS众筹之初,其核心团队就已明确了项目“节点竞选”、“侧链生态”、“治理结构”、“金融创新”的发展路径。那么为什么要竞选节点?你可以简单将 EOS 的超级节点理解为比特币网络中的超级矿工,他们的主要工作是记录和计算 EOS网络中的全部数据。不同于其他分布式网络的是,EOS的每个超级旷工记账时再也无需将数据向全球所有旷工广播,而只需向另外20个节点广播,如此一来整个分布式网络的运行速度就会呈指数级增长。

    超级节点竞选困境

    而成为超级节点的好处就是每个节点将获得EOS 每年增发的1% 收益(大约每年1亿美金),因此也有人称EOS超级节点的竞争本质是一场利益之争。竞选初期,由于老猫等参选节点打出“利益分红”的参选旗号,EOS团队随后便明确每个EOS持有人只可投出30票,且不能给一个节点投超过 1 票。也就是说,如果你有 1 个 EOS,你可以投给 30 个不同的参选节点,也可以选择只投给几个节点。这是一个很巧妙的设计,按照这样的设计,投票不再有唯一性。也从某种程度上杜绝了参选者以利益分红等类似的手段来给自己拉票。

    可在笔者看来,就算现在投票规则更新了,利益拉票的本质却没有改变,只是难度增加了而已。21个出块节点一旦被选出,除了每年1%的增发收益,节点们还将握着EOS生态的发展大权,一旦利益分配出现分歧,那么一个可遇见的事实就是未来等待的EOS的将是比现在更为中心化的结果,“硬分叉”成为不可避免的历史历程。因此在在保证整个节点安全快速的前提下,如何合理分配21个超级节点的权力,也将成为悬在EOS核心团队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ETH、EOS创始人隔空对话

    今年由BTC各家矿场所主导的众多硬分叉事件或许就是最好的例子,其中最著名的无疑是吴忌寒所倡导的BCH分叉。纵观整个区块链发展史,迄今为止也没有一个团队能有效抑制社区的分裂。那么EOS所倡导的21个超级节点的运行模式会是出路吗?或许,我们可以从ETH、EOS两位创始人间的隔空对话中看出端倪。

    “区块链、加密货币所创建时的愿景,如今已经遭到了严重破坏。当初这些技术出现,就是为了去规避、逾越政治体制中的某些无法克服的缺陷。”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最近在其博客上发表对EOS节点投票看法时表示,“人类社会体制中我们所深恶痛绝的舞弊,再次不可避免的在它们的身上重现了。”

    V神认为,eos的这种机制,本身就天然导致财阀统治而违背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初衷。

    而对于V神的这番言辞,EOS创始人BM也不得不站出来回应道:“我和Vitalik都试图解决人类治理中一些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我选择承认某些关于客观证据范围的现实情况,并接受现实,即每个社区都可能有自己的“正确与错误”的定义,只能通过对社区成员的主观意见进行投票来衡量。真正的目标是降低创建新社区的准入门槛,并允许自由市场竞争来奖励最有效的社区和惩罚最腐败的社区。

    BM的回应大意就是说,去中心化是相对的,我们需要做的是降低创建社区的准入门槛,剩下的,就需要市场和投资者来自己分辨了。市场有可能被操纵,投资者也有可能被操纵,我们要做的也只有降低市场和投资者的准入门槛,最大程度的减少被操纵的风险就可以了。

    笔者看来,二者各执一词,V神所倡导的区块链社区治理更像是道家学派中的“无为之治”,而BM所倡导的社区治理则更像是儒家学派口中的“有所作为”。阿里巴巴集团参谋长曾鸣曾说,区块链中没有绝对的“去中心化”。他表示,最早的部落经济就是点对点的,完全“去中心化”的。但它为什么落后?是因为网络过于稀疏,没有协同。

    量子链创始人帅初:两种模式或都具各自生存空间

    对此,量子链创始人帅初在接受三点钟财经采访时却表示,其实二者间并不矛盾,现在看也并无优劣之分,未来可能出现的状况是二者同时存在并各自沿着自己的道路发展,并在各自领域发扬光大。

    帅初指出,以太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集全社区力量一起推动,当然V神本身也非常厉害,但没有以太坊社区成千上万人的支持,没有获得全球各地开发者的支持,它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么成功。它的稳定运行需要很多社区,全球几百个核心开发者一起来维护和帮助。所以说,社区对于项目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对EOS和ETH来说都是一样的,而二者区别就在于发展理念的不同。

    他进一步向三点钟财经记者阐述了自己对的看法。他说:“就像比特币最开始的定位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它要做一个点对点的,对等的电子现金网络,所以他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让整个系统没有单点故障,基本上最初的想法是要做到绝对的平等。任何人都有对等的权力去获取网络上所有的信息并校验交易,任何人都可以没有门槛地参与。像eos的定位可能更多的是致力于未来成为一个搭建分布式应用的大平台,它的出发点可能是效率优先,然后公平其次,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是可以忽略的,从eos的理念来看,它更多的是在追求效率,追求每秒能够达到百万级别的处理量速度。”

    “而在所有的分布式网络里面,因为有CAP定理的约束,所以效率和去中心化的程度往往是不可调和的矛盾。这就需要项目的取舍,如果是偏向加密货币属性的,像比特币、莱特币、门罗、Zcash等这些币种可能就是在追求公平与公正,对等网络这么一个概念。如果偏向应用主导的,像eos包括未来的其他的项目,它为了追求效率,可能会舍掉公平与公正,像eos的21个超级节点这是非常高的门槛。目前看,到底哪种模式可以胜出,或者是否都有其各自的生存的空间,还需要时间去验证。”

    时间回到2010年7月,BM跟中本聪的对话中,中本聪是这样对BM说的,If you don't believe me or don't get it, I don't have time to try toconvince you, sorry。翻译成中文就是:“如果你理解不了,不好意思我没空解释。”
    或许,这就是BM提出EOS21个超级节点的原因,而他的目标也绝非打到比特币;或许,BM只是在用另一种方法向前辈证明,路从来都不只有一条。或许,未来我们都将看到两种模式的成功发展。


Log 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Asch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