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过一夜暴富,你再也不会安心工作



  • 这是游戏,人跟人之间的游戏,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在过去的整整一年,这场数字货币的造富狂潮揭开了一个巨大的人性舞台:贪婪、恐惧、患得患失、信仰崩塌随地可见。各种发币潮、ICO、卷款迷踪、平台东渡、监守自盗轮番上演。

    风平浪静之下,数字货币的世界风起云涌,它早已不属于那一小拨先驱者、布道士。

    “一开始他们忽略你,然后他们嘲笑你,接着他们攻击你,最后你就赢了。”数字货币正像甘地名言所述那样发展,8年内数百次被无数专家宣布死亡,然而它跌跌撞撞依然站到了现在,价值翻了四百万倍,或者,这还远不是终点。

    在这次区块链驱动的数字货币狂潮下,所有的角色都身不由己,错过了上世纪末的股票,零几年的互联网,这几年的房地产,你还敢错过数字货币么?

    上天给你的暴富机会就那么多,享受过一夜暴富的欣喜和自信后,你再也忘不掉捷径。

    这间房子,聚集了上百亿的财富。
    正如甲子光年所说,如果所有人的财富都可以实时显示在地图上,那么在2017年年底的某个夜里,北京国贸FFC大厦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会被标上一个令人乍舌的数字。这个行业里的财富,外界根本想象不到。

    我没想到这场区块链主题的投资私享会,会被火柴Q写成一篇深度爆文,其实到场的远不止170人。我悄悄地挤在后排一个不起眼的位置,看着前排和讲台上的当红炸子鸡们,他们不乏真格、红杉等响当当的名字,头顶上冒着金光。

    我以为后场的都是韭菜,当然只是对于前排而言,后来的涌入者总会将这拨人挤到金字塔尖。

    那天被我撞到的格子衬衫、金丝眼镜居然是“帮主“周硕基,FBG Capital创始人,如果不是甲子光年的文章,或许我不知道,那天在后围的,全是他这样的大咖,真正的币圈老人不屑于暴露在聚光灯下,他们的财富,已经不需要聚光灯来敛聚,正以轻嘲的笑容,看着台前那几位韭菜黄子,金光闪闪。

    他们是很多VC的VC,那些跳到台前的,在真正的社区,风头很难敌过这帮野蛮生长的技术极客和早期投资人。

    帮主认为,低调是基本姿态,这是一场去中心化的沙龙。可能被你踩到皮鞋的那位,就是币圈扑克牌上的某个大佬。

    进场时只为了赚钱,后来却有了信仰,一年资本翻90倍的失败者

    在过去的一年里,有人挖矿,有人炒币,有人ICO,有人开交易所。

    谁都不知道那个早上坐在他对面吃着豆浆油条的程序猿到底有多少币,李笑来曾经透露过自己有6位数的比特币,文克莱沃斯兄弟因为和扎克伯格的官司获得10万比特币,比特币耶稣罗杰.维尔掌控30万个比特币,这些都只是曝光的数字而已,所谓曝光的数字,就是互联网想让你认为的数字。至少我知道的比特币首富,都不是以上几位。

    大空翼,币圈传奇人物,深圳90后神秘少年。

    10万All in IOTA,任由风声鹤唳,仍岿然不动,最终3年收益超万倍,众所周知。

    币圈,从来都是一个诞生传奇的地方,所有的传奇都一样,在入场时只是为了赚点钱,但渐渐地,却开始产生了信仰。

    流光涟影,某不知名高校硕士生,本科四年和Dota相爱相杀,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干了那个年龄应该干的事情,反正有大把时光可以挥霍。

    他不像大空翼那样有“梭哈之王“的美称,在朋友眼中,他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孩,曾经幻想着在简书平台写作获取财务自由,也曾混迹于荔枝等平台做晚安电台主播,他没想到的是,最后成就他第一桶金的,居然是投机,他是一个赌徒,只是相对于其他赌徒,多了几分理性与耐力。

    流光涟影今年才25岁,他说,他从没见过这个人,但就是这个人,让他看到这个世界不一样的东西。这个人是黑客协会会长——花无涯,2017年度十大影响力大V博主。

    故事还得追溯到2016年6月,那时的流光涟影还是一个在简书深耕细作的骨灰用户,同时也是混迹于红盟、黑协、绿兵、鹰派各大黑客论坛的——小白一个。不知怎么得到会长花无涯垂青,在豆瓣为花大的新书《网络黑白》作序并被征用。

    那时候,他最欣喜的是成为了黑客协会的荣誉会员,花大给他邮寄的比特币纪念币,却被抛在了一边,那一天,是2016年6月18号。一切风平浪静,那天的比特币价格是754.455美元,他看了一眼,谁会傻到去买比特币?

    然而成功,有时候只因最对一件事情,就算你之前一错再错,做对一件就够了。让流光涟影获利颇多的是之后的一个传奇币种,asch。

    asch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应用平台,其设计初衷是为了降低开发者的门槛,比如使用javascript作为应用编程语言,支持关系数据库来存储交易数据,使得开发一个dapp与传统的web应用非常相似。

    16年9月,阿希上线聚币网,开盘价0.12人民币,流光涟影拉着真实联盟成员(其实都是一些还在学校的毛头小子),凑集了十几万,一把梭哈了进去。

    然后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阿希在一片死了么的质疑声中沉默不语,同期,当时很多风靡一时的币种要么冲天而起,要么直接躺下,很多人开始疯狂抛售阿希,流光兄一动不动,他说是因为信仰,赌徒的信仰。

    2017年9月,流光发朋友圈表示asch拿了两年一没动。

    直到2018年1月,流光先后抛出72万枚阿希,获得第一桶金。而剩下的部分,他说“就要长期持有,得死拿。“

    数字货币和爱情一样,都是信仰。

    赌徒最重要的不仅是信仰,而是赌徒的自我修养:不断学习、保持理性、该出手时毫不犹豫,看中了绝不下车 。

    知易行难,能做到的又有多少人呢?

    但是,他现在依然以一个失败者自居,2017年在币圈投资,没有翻100倍的,都是失败者。

    你们看到的,叫幸存者偏差
    天堂地狱,一念之间。这句话用来形容炒币者,毫不过分。

    2013年是圈子的第一个膨胀期,当时有人整栋整栋地在北京看楼,他们都以为,比特币将会朝着10万冲刺。但在14年,比特币大跳崖,许多人忍痛割肉,血本无归。

    这一年大空翼把之前赚到地100多万亏得只剩下十几万,他极度郁闷。

    14年,莱特币从380员一度跌到5元,此后在10元左右横盘,神鱼寄予厚望地银鱼项目被迫中断。

    2015年,烤猫(蝴蝶矿机创始人)在1月失联,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成为了币圈十大未解之谜之一。

    直到2016年,市场回暖,2017年,比特币一帆风顺,一路飙升翻了20倍,突破了一币十万。

    有人开始后悔本科时没有买显卡挖矿,而是用显卡玩游戏。

    研究生时没有卖披萨换比特币,而是蹭学校的free pizza。

    就连大空翼现在都后悔,在高点怎么没有大量抛售IOTA。

    历史不会重复,但总是惊人地相似。

    谁都不知道,一夜暴富是否每个人都能承受,他那时候还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地礼物,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你的格局决定了你能够拥有的财富。

    网易当年0.6,现在280了,腾讯当年0.8,现在400了,能暴涨的东西在孕育期都不会让大多数人发现。这短短的20多年间,能让人一夜暴富的东西我见过不下10种,数字货币的故事算是其中不那么离谱的一个。

    数字货币和爱情一样,都是信仰,曾经有一个男孩深爱着一个女孩,他花了10万元买了一枚比特币,然后将私钥写在纸条上,一分为二,如果有一天他们结婚了,就拼在一起,于是,这段爱情被称为区块恋。



  • 这篇文章只是预热一下,到时候会有公告出来,希望社区人员也会积极参与。



  • 已经在简书筹备活动了,阿希参与,加上微博大V联合推广以及其他媒体合作,预计会有超过1000万粉的曝光度,不过能够参与活动的应该是千级,毕竟关注区块链的人还是很少。



  • @qpc666 said in 享受过一夜暴富,你再也不会安心工作:

    Dota

    呵呵 很有情节的故事,可以考虑众筹拍一部电影,里面也给一个阿希粉丝甲的角色。


Log 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Asch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